本页主题: 【原创非首发】+都市风水师:我给美女老总看风水的那些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ID:囚虎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居民
楼兰币: 33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发书点: 0 点
201710发书点: 0 点
荐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荐书点: 0 点
201710荐书点: 0 点
 
 

 【原创非首发】+都市风水师:我给美女老总看风水的那些年

亲,您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楼兰小说论坛更多服务的,立即注册点击登录 或者
大家猴,我是来发自己写的小说哒,书名《都市风水师》,首发于盛世阅读网
简介:
那些给美女总裁看风水的日子里,日常就是酱紫:嗯,美人,老夫看你身怀凶兆啊,要不老夫替你解了这凶兆吧!



第一章:观风水

天高云淡,群峰耸立。

一位身着月白对襟小褂的少年蹲在坟头,他嘴里衔着一根狗尾巴草,双目聚精会神地盯着坟前用香灰标记的子午线。

只见,太阳阴影刚一跃过子午线,他当即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兴奋地起身大喊道:“起棺!入土!属鸡属虎者回避!”

话音一落,孝子贤孙们连忙抬棺入土,生肖相冲者急忙四散回避,哭丧声、鞭炮声瞬间响起,喧嚣之中倒也颇为有序!

林一元拍了拍手上的浮土,对着眼前的场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拿起一直固定在身后三脚架上的手机说道:“各位,其实迁坟选址这种事没什么稀奇的,记住口诀!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中有明堂、方能藏风聚气、富贵安康!

好了!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祝大家生活愉快!”

然而,不料他刚一退出直播界面,突然有一万块钱的打赏,以及一封私信弹了出来。

“有事相求,请来金云大厦一见!”林一元看着手机界面上的显示,一字一顿地读道,眼中掠过一丝思索的神色。

他收起发烫的手机,看着不远处忙忙碌碌地人们寻思道,接这种小单费时耗力,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凑够钱去香港佳士得拍卖行,堂堂正正地把师门宝物金蛇罗盘给赎回来。既然对方肯打赏一万块钱,那说不定是个有钱的主,见见也无妨!

…………

金云大厦副总经理办公室,一位妆容精致的妙龄少女依靠在真皮座椅上,不时抬腕看表,黛眉轻锁,玉面之上展露出一丝忧虑。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清脆地响起。

屋内,叶薇竹眼皮也不抬一下地说了一声:“进来!”

“叶总,您等的人来了!”夹着文件夹的秘书应声推门而入,轻声提醒道。

“他在哪里?”叶薇竹眼冒精光,兴奋地一拍扶手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道。

“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先带他到二楼展厅等待了。”秘书看着叶薇竹有些失仪的样子,微微一愣,随即躬身答道。

“好!我这就去见他!”叶薇竹取过衣帽架上的外套,咚咚咚地踩着高跟鞋出门了。

与此同时,林一元背着双手,好奇地在展厅内东转转西瞧瞧,他长这么大,还从没看过做的如此细致的模型,一窗一景,一草一木仿佛跟真的一样,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任你上下左右地看个够。

忽然,一阵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响起,身披女士西服外套地叶薇竹走了进来,一见林一元,当即满脸堆笑地寒暄道:“林师傅,想不到您真人比网上的更帅……”

闻言,林一元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伸手制止了叶薇竹毫无质量感的寒暄,开门见山地说道:“叶总,我知道你们生意人很忙,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直接说说看,找我来到底是所为何事吧?”

“好!我就喜欢林师傅的快人快语,我找你来不为别的,就想你帮我看看我初次负责开发的新楼盘!”叶薇竹走到角落,猛地一把掀开紫色绸布,一大块精致地楼盘模型顿时露了出来。

见状,林一元出于职业本能,当即好奇地围绕着缩放比例精致的楼盘模型细细打量起来。

良久,一旁静静等待的叶薇竹忍不住开口问道:“林师傅,这楼盘究竟怎么样啊?”

只见,林一元背负双手,目不转睛地看着依山抱水、曲径通幽地楼盘格局,思忖数秒后,方才缓缓开口道:“从表面上看,这格局设计的十分中规中矩,背靠青山绿水,坐酋向卯,生气旺盛,似乎不但能够旺财,还可以让家人事业得到提升,使家庭整体变得风生水起!不过……”

“不过什么?我听派出所的张所长说楼盘附近已经纳入新的市政规划,他们派出所也要紧跟着搬过来呢!”闻言,叶薇竹秀眉微蹙,当即追问道。

“什么?你说派出所要迁过来?”林一元瞪大眼睛,顿时面露惊异之色。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叶薇竹忽然被林一元这没来由地一吓,当即蹙起秀眉,一脸紧张地问道。

“唉……问题大了去了,阳宅风水最忌讳衙前庙后,衙门口煞气很重,倘若真的搬过来,恐怕对此地的生气有所妨碍,幸好你周围没有什么寺庙,不然阴气、煞气前后聚集,这楼盘也不用盖了。”林一元微微长叹一声,当即一针见血地将问题指了出来。

“不过,其实衙前庙后也好办,栽一排柳树隔开就是,但是我刚才想说最要命的地方恐怕还是出在这楼盘的整体设计上。”正当惊慌失措地叶薇竹刚想询问破解地办法时,林一元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容他把话说完。

“啊?整体设计怎么了?”叶薇竹急忙追问道。

“你看,中心主建筑四周的附属大楼全为斜面三角形,棱角锋利,犹如一把钢刀直劈主建筑,此乃风水当中的形煞,长此以往有碍入住之人啊!”林一元皱眉摇头道。

“林大师,什么是形煞啊?”叶薇竹一脸茫然地开口问道。

“所谓形煞,便是有形可见,有迹可循之煞,如鸡嘴、反弓、穿心、怪石、怪树……咦!不对啊!这些人工溪流沟渠谁让你们这么设计的?”林一元忽然面色阴沉了下来。

“大师,这些沟渠呈蛛网状分布,既能排泄雨水,日常又能养鱼观赏,这样设计不好吗?”叶薇竹颇为有些疑惑地道。

不过,谁料林一元一听这话,当即心知叶薇竹还不明白问题的重要性,随即伸手冲着模型比划道:“叶总,您看这里,原本外表的形煞还可以一一设法化解,但一旦这水渠修起来,堂中有水,四时湿烂,岂不成了受死之地?况且,单从水流布局上来讲,这也是一个一穿二割四射五反之局啊!”

林一元越说眉头皱的越深,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吓的叶薇竹脸色当场就白了。

然而,看着叶薇竹吓的面色苍白,惶然无措的样子,林一元随即有些于心不忍地耐心解释道:“叶总,这个所谓的一穿,就是指穿胸破膛水,二割乃割脉断脚水,四射是来水如箭直射,五反则是水流反弓……唉!这他妈是谁如此阴毒啊!招招都是死局!”

讲到最后,就连林一元自己也当即忍不住猛拍大腿惊呼道。

“哼!一派胡言!”

就在此时,门外走进了两道傲然身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楼兰币:+10(然留诗翊) 发扬原创,内容可佳
  • 关注楼兰官方微信公众号,女生书城:nvshengshucheng,每日打卡、签到赚楼兰币(6-15楼兰币)。

    详情请点击:http://www.loulanbook.com/lltxt1384902

    分享到:
    本文地址:
    顶端 Posted: 2017-03-07 11:19 | [楼 主]
     ID:囚虎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居民
    楼兰币: 33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发书点: 0 点
    201710发书点: 0 点
    荐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荐书点: 0 点
    201710荐书点: 0 点
     
     

     

    第二章:夜半鬼敲门

    为首的是一位穿着西装马甲,梳着大背头的青年,他冷不丁的走了进来,匆匆瞥了林一元一眼,眼神当中满是蔑视之意:“不知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宵小之辈,毛都没长齐,竟然也敢对司马大师的布局指手画脚?”

    “呵呵……哥哥何必发这么大的火,爸爸不是常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吗?你为什么就喜欢对那个司马南偏听偏信呢?”叶薇竹迎着青年咄咄逼人的目光,悠然笑道。

    “我是怕你涉世未深,糊里糊涂地上了这江湖骗子的当!他一上来就危言耸听,指不定想忽悠你多少钱呢!”大哥叶世杰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妹妹。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的哥哥,金云集团的太子爷不出去花天酒地,反倒不知从哪里收到风声,跑来关心新楼盘地开发了?以后谁敢再说你是败家子,我第一个跟他急!”

    叶薇竹环抱双臂,嘴角泛着冷笑地反唇相讥道。

    不过,还没容怫然变色的叶世杰说话,一旁的林一元冷着脸开口了:“叶小姐,我林一元虽说囊中羞涩,但勉强混个小康还是没问题的,谢谢您的抬爱,不过这碗受气饭,我恐怕是无福消受了!”

    说罢,脸上青红不定的林一元,当即转身愤然离去。

    “哎!林师傅,林大师,您等等我!听我解释一下……”叶薇竹眼见如此,压根顾不得去看大哥暗中得意的神色,当即拔腿追了出去。

    “林师傅请等一下!”叶薇竹脚踩着高跟鞋咚咚的一溜儿小跑,终于在电梯口伸手将林一元拦住。

    “叶小姐,还有何指教?”林一元昂首而立,微微瞥了一眼拦在身前的叶薇竹后,冷峻着脸道。

    “呃……林师傅,其实我关注您的微博很久了,觉得您在微博上分享的很多知识也蛮实用的,这次找你来,不单单是替我堪舆楼盘开发的事,我还想……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叶薇竹支支吾吾地说到最后,忽然冷不丁地反问一句,瞬间令正在生气的林一元微微感到一丝诧异,随即面露好奇之色,似乎想要张嘴询问什么。

    不过,没容林一元多问,电梯叮的一声开了,叶薇竹径直一把将其拉入电梯内,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展厅方向,压低声音道:“有什么话,到我车里去说,我送送你!”

    负一楼地下车库,当林一元刚拉开车门,弯腰钻入叶薇竹的红色保时捷911,便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你怎么好端端地突然问这种问题?难道你撞鬼了?”

    “你遇到过半夜鬼敲门的情况吗?已经吓跑、吓疯我四五拨佣人了。

    最近这段时间,我更是不敢回家,起初我以为是人为的,但是每次一调监控来看,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大团黑影,而且只要有人一开门,这团黑影便会飞速散去,光那画面,都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叶薇竹打开车顶天窗,动作娴熟点燃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衔在红唇处,稍稍定了定心神后,方才缓缓开口道。

    “半夜鬼敲门?风水布局里也没这一说啊?这算哪门子煞气?叶小姐,你确定这不是恶作剧?”林一元用手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怎么可能是恶作剧?不光是佣人被吓崩溃,就连我养的拉布拉多猎犬也吓的浑身发抖呢?你们这行不是常说,狗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吗?我觉得这事儿八成是有古怪的!而且,我半夜起床的时候,看见过床外出现血手印呢!你说这也是人能搞出的恶作剧?

    林师傅,虽说你年纪小,但作为你微博上的女粉丝,我关注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信得过你,我先给五十万的订金,事成之后,我再付五十万的尾款怎么样?”

    叶薇竹开窗弹了弹烟灰,咬着红唇,斩钉截铁地说道,眼光之中满是期待地望向林一元。

    “这……好吧!我先跟你去看看,这种事情,我也是头一次遇到,不敢说有多大把握!”林一元听到一百万的酬金,当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不过,他心中随即暗自感叹,唉……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为了能完成师父临终的宏愿,去香港佳士得把金蛇罗盘拍回来,看来卷入这场豪门内斗已是在所难免了。

    叶薇竹眼见林一元已经点头答应,绷紧的玉面当即露出一丝舒缓的笑意,弹飞手中的香烟,发动汽车引擎,嗡地一声,猛地向车库出口窜去。

    一路上,林一元倚着舒适的真皮座椅闭目思考,半夜鬼敲门、血手印、发疯的女佣,以及抖如筛糠的猎犬,这犹如一串问号般,不断地在他脑海里打转。

    不过,似乎还没等他思索出个所以然来,风驰电掣的跑车便已嘎吱一声驶到目的地了。

    林一元推门下车,借着四处的景观射灯仔细打量一番,只见这是一处独门独院的别墅,整体呈法式风格,红顶白墙,隐约有些童话里城堡的感觉。

    “林师傅,这里就是小女子的寒舍了,请随我来吧!”叶薇竹优雅地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即当先刷了一下指纹,将大铁门哐当一下拉开。

    “寒舍?你这里都是寒舍,那我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公寓,岂不成了猪窝?靠!有钱人说话真虚伪!”林一元暗自嘀咕一句,随即紧跟着叶薇竹进了院子。

    院子面积不算很大,但胜在布置精致,两边全种满了修剪整齐地粉色玫瑰,左侧还搁置了一架白色秋千。

    “林师傅,你看,我的监控摄像头就安在这里,但每次都只能拍到密密麻麻的黑影,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打开门,四周更是空荡荡的,连个鬼影也没有!”

    叶薇竹踩着咚咚作响的高跟鞋走到别墅防盗门处,伸手指了指墙角上闪烁着红灯的监控摄像头说道。

    林一元闻声,当即走上前去,拿起随手携带的手电筒查看了一番,但在雪白的光亮照射下,似乎光滑平整的防盗门表面,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第三章:人为

    “奇怪!这个位置乾位和坤位都没有什么问题啊!”林一元从随身小布袋里掏出罗盘看了看,随即待叶薇竹拉开房门之后,便自顾自地皱着眉头,四处堪舆起来。

    “入门路势三分曲,定知屋内财不低!千金门楼四两屋,祖宗阴德彰显出……”手持罗盘的林一元四处张望片刻,随即回头冲叶薇竹道:“叶小姐,您这阳宅风水布局不错啊!怕是请高人布局的吧?”

    “嗯,爷爷在世时,请东南亚顶级的风水师堪舆墓地时,顺带也帮我布局了一下别墅的设计结构,这些年我住在这里,连家居都没敢胡乱挪动,生怕自己坏了以前大师精心设计的格局。”叶薇竹亦步亦趋地跟在林一元身后答道。

    “咦!那就奇怪了,不论是外形和室内,整个布局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好,怎么会发生一些没头没脑的怪事呢?”林一元看着并无异常的罗盘指针寻思片刻,随即愣住身形自言自语道。

    “林师傅,不好意思哈!冰箱里只有啤酒了,您将就喝点!”叶薇竹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科罗拉墨西哥啤酒,切上两片青柠夹住瓶口后,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递了过来。

    林一元接过啤酒顺势仰靠在柔软地沙发上,歪着头一边打量客厅周围的布置,一边脑子里飞速转动着,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

    “咚咚咚……”

    夜半时分,不知不觉倚着沙发睡着的林一元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他迷糊地睁开双眼,使劲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眼神不由自主地往正在砰砰作响的防盗门望去。

    而一旁美眸紧闭,已然进入梦乡的叶薇竹,此时一听到这个声音,当即也敏锐地睁开眼睛,猛地一下坐了起来,惊恐地看了看林一元,随即颤巍巍地用手指着防盗门说:“就是这个声音!每天半夜敲门的就是这个声音!”

    “嘘!别出声,我去看看!”林一元猫着身子,轻手轻脚地往防盗门处走去,随即又不放心的在贴身布袋中抓了一把糯米攥在手心里壮胆,接着慢慢打直身子把眼睛凑到猫眼观察孔上。

    不过,只见外面一团黑影模模糊糊的,丝毫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孔,在犹豫数秒之后,林一元暗自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防盗门,哗啦一下将手中的糯米尽数扬了出去。

    一时之间白花花的糯米迎空四散,噼里啪啦地滚落在门口的大片空地上,然而,令林一元感到惊诧的是,转瞬之间那团模糊的黑影不见了,门口竟然空荡荡的一片,连半个鬼影都没有。

    “叶……叶小姐,你没做什么亏心事吧?”顿感门口阴风阵阵,后背心冷汗直冒的林一元回头冲叶薇竹问道。

    “怎么可能,我平日里除了和我那败家哥哥斗斗气以外,丝毫没有跟谁结怨啊?”本就有些害怕的叶薇竹,忽然被林一元这么莫名其妙地一问,当即蜷缩在沙发角落里,面露惊恐之色地颤声道。

    “有没有小镜子?我先挂一面在门上,看看有没有效果?”林一元皱眉想了想,随即沉声道。

    “有的,我这就去卧室给你拿!”说着,叶薇竹慌慌张张地往楼上跑去。

    “真他妹的邪乎!这罗盘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坏了?不可能啊!这也算是师父留给我的传家宝了。”林一元退回客厅内,拿起桌上的罗盘仔细端详一番,满脸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啊……”

    正当林一元拿着罗盘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忽然听到二楼卧室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音极为刺耳,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似的。

    闻声,林一元来不及多想,抬腿便往楼上冲去,但待他飞奔至亮着大灯的卧室门口时,瞬间惊呆了,只见叶薇竹吓的瘫坐在门口,惊恐地瞪大眼睛,张嘴望向林一元,剧烈急促地呼吸令她半个字都说不出来,随即,她抬手指了指卧室玻璃窗。

    林一元顺着手指方向定睛一看,猛地发现巨大的落地窗玻璃上显出一大排凌乱的血手印,鲜血淋漓的如同好像刚被人摸过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罗盘开始有反应了!”林一元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罗盘,不过奇怪的是罗盘竟然指向床的位置,而不是玻璃窗外。

    “我靠!不会真的有鬼吧?”林一元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双眼紧盯着叶薇竹的席梦思大床。

    “啊!林师傅,你不要吓我啊!这房间真的有鬼?”原本腿软瘫坐在门口的叶薇竹猛地一下蹦起来,一惊一乍地缩到林一元身后。

    “哎!叶小姐,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不是我说这房间有鬼,但你看这罗盘指针向着你的床铺的位置晃动嘛!说明有什么阴晦之气正在吸引它呀……”

    话音未落,忽然楼下传来一阵猛烈砰砰撞击声,林一元没来由地头皮感到一阵发麻,难道一声难道门外的脏东西进来啦?

    心里寻思着,他当即赶往楼下察看,而一旁心里正七上八下的叶薇竹见此情景,更是下意识地拽紧林一元胳膊,像只受惊的小鹿似的跟着他一同下了楼。

    谁知林一元刚一下楼,抬头便见一大群黑乎乎的东西正在撞门,借着雪亮的水晶吊灯一看,只见是一群猪脸蝙蝠正在撞门,更有甚者还扑腾着翅膀在客厅里面乱飞。

    “我去!什么情况?”林一元随手抄起茶几上的啤酒瓶,嗖的一下便向着门口蝙蝠群砸去。

    不过,谁料这群蝙蝠利用超声波提前感应到了啤酒瓶的飞行轨迹,当即纷纷扑腾翅膀四散躲避,啤酒瓶咣当一声在门上碎裂开来,飞溅的酒沫整整抹了半块防盗门铁皮。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在酒精强烈的刺激味道下,这群原本看似十分疯狂地蝙蝠竟然在空中打个盘旋之后,径直飞走了,而深褐色的防盗门漆面却在这时慢慢显露出一大滩殷红的血迹。

    “这是什么?”好奇心瞬间被勾起的林一元连忙上前仔细查看这一诡异现象,随即他又用手指沾了点显露出来的红色液体放在鼻下闻了闻。

    “林师傅,什么情况啊?防盗门怎么流血了?”叶薇竹紧随其后惊诧地问道。

    “不是防盗门流血,这是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黄鳝血!”林一元眉头紧皱,阴沉着脸道。

    第四章:鬼上身

    “黄鳝血?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那我平时进进出出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啊?”叶薇竹蹙了蹙秀眉,凑上前去仔细打量一番,随即满脸迷惑地问道。

    “因为他们加了溶血剂稀释了原本浓稠的血浆,再加上你的防盗门原本就是深褐色,如果不仔细分辩,平日里根本不会引人注意,而且这还是我误打误撞用酒精破坏了其化学稳定性才显露出来了,不然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林一元长吁一口气,随即转身向叶薇竹耐心解释道。

    “等等……你说他们?人为的?”从惊吓中缓解过来的叶薇竹当即抓住了关键之处发问道。

    “对,利用蝙蝠喜食黄鳝血的特点,伪造出半夜鬼敲门的现象。”林一元得意地笑了笑,随即抬头看了看二楼卧室方向说:“另外,我估计你的卧室里还有不少精彩的发现!”

    “不对啊!我晚上还经常梦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这难道也是人为的吗?”叶薇竹连忙紧追两步,略微有些不解地问道。

    “是不是人为,我拿龟壳卜测一测就知道了!”林一元从贴身帆布小包里摸出一个龟壳晃了晃,只听传来一阵铜钱的哗哗声,随即他自信地笑了笑,当即快步往楼上卧室走去。

    此时,跟在身后的叶薇竹完全闹不明白林一元究竟想要干什么,但是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无奈之下,只得半信半疑地跟了上去。

    “乾三连,坤三断,震仰盂,艮覆碗……”

    一进卧室门,林一元便开始神神叨叨的念了起来,随即又从帆布小包中拿出两根红蜡烛点燃之后,便开始像变戏法似的将铜钱从龟壳中一枚接一枚的抖了出来,转眼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像似八卦的阵形。

    他低头看了看卦象,不由自主地咧嘴一笑道:“叶小姐,果然不出我所料,这血手印八成也是人为的,我用聚阴阵试了试,完全吸不到半点阴气嘛!”

    说着,林一元抬头看了看嗡嗡出风的空调,随即又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噫?怎么有股姜黄的味道……哼!我明白了,原来又是江湖小把戏,故意在空调里动手脚注入碱,你一回家开空调,碱的味道就会自然地弥漫在空气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玻璃窗上的液体是提前抹上去的姜黄水,一旦空调吹出的碱在空气中达到某种湿润的程度,便会自然与事先抹好的姜黄痕迹发生反应,最终形成血手印的模样!”

    “不过,刚才罗盘怎么会动呢?你这床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似乎想起什么,林一元皱着眉头走到卧室席梦思大床前左右打量。

    然而,奇怪的是叶薇竹此时并未搭话,低垂着头默默站在林一元身后,正当林一元翻弄床上的东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只听砰的一声脆响,原本摆在地上的铜钱竟然崩飞了。

    紧接着,亮如白昼的日光灯也随之忽明忽暗的闪烁几下,兹啦一声熄灭了。

    原本立在原地的林一元猛地反应过来,当即神色一凛,掏出口袋中的两张符纸,犹如兔子一般敏捷地冲着地上打了个滚儿,凑到蜡烛旁边,伸出符纸想要点燃。

    然而,恰在这时,忽然只见蜡烛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急速融化,转眼之间便燃烧殆尽,跳跃的火光啪啦一下熄灭了,整个房间瞬间进入一片黑暗之中。

    林一元浑身上下汗毛竖立,根本顾不上去擦后背冒出的白毛汗,当即紧贴墙壁,掏出手机电筒冲着房间里照了照,但这一照不要紧,差点惊的他下巴掉下来。

    只见,叶薇竹缓缓抬头看向他,眼中正泣着两行血泪,嘴角森然一笑,喉咙里似乎发出一阵洛洛的怪声。

    林一元出师到现在也就顶多给人堪舆一下风水,迁迁坟什么的,何时见过这等阵仗,当即吓的小腿发软,背靠墙壁瘫坐着,竟然一时站不起来了。

    不过,随着叶薇竹僵硬着身子缓缓逼近,林一元借着手电光再次惊恐的发现,她的双手指甲居然暴涨了一寸有余,整个呈暗红色状。

    此时,感觉浑身都开始发颤的林一元,一边哆嗦着握紧手机,一边开始哆嗦着手往帆布小包里找打火机想要点燃符纸,不过连掏几样东西出来以后,他才发现自己刚才点蜡烛时不知把打火机放哪儿了,眼下掏出来的全是一些黑曜石手链或者赤硝香烛之类的小玩意,根本不顶什么用。

    当场急的脑门直冒冷汗的林一元,心急之下,干脆直接转身趴在地上举着手机灯光四处搜索起打火机的踪迹来,正当他十分揪心聚精寻找之际,忽然,只觉背后一阵阴风袭来,当即转头一看,原来是叶薇竹已经面目狰狞地扑上来了。

    林一元来不及反应,瞬间被叶薇竹扼住颈动脉摔倒在地,锋利的暗红色指甲深陷肉中,殷红地鲜血犹如涓涓溪流般涌了出来。

    此时的他犹如被人扔到岸上的鱼,虽然张嘴大口呼吸,但肺里无论如何也吸不到多少氧气,强烈地窒息恐惧感迅速爬满了他的脑部神经。

    与此同时,林一元玩命地去架着叶薇竹两条纤细的臂膀想要掰开,但貌似不管怎样使劲,这个原本看起来瘦弱无比的小孩儿,此刻双手僵硬的肌肉犹如一把大铁钳一般,将林一元掐的两眼翻白,一时喘不过气来。

    我郁!怎么办?难道今天小爷就要归位了?师父啊!早知如此,你怎么不多带我多历练一下驱魔捉鬼的场子啊!光知道带我去看风水!

    已经进入半昏厥状态的林一元此刻大脑里胡思乱想着,一会儿心急如焚,一会儿又十分埋怨自己的师父。

    正当他感觉快要支撑不住之际,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铃声响的不是别的,正是著名的静心驱邪的道教乐曲——南清宫!

    闻声,原本四肢僵硬的叶薇竹犹如触电般,猛地抽搐了几下,趁此机会,心中暗喜地林一元当即像是一只灵蟒一般滋溜一下滚到旁边,随即翻身爬起。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平日里设置玩的铃声竟然关键时刻能够收此奇效,于是他当即不敢迟疑,迅速咬破自己右手中指抹于额头和双肩,似乎想要借势添一添身上的三把阳火,寻思着赶紧溜出去。

    谁知林一元刚借着掉在地上的手机灯光跌跌撞撞地没走几步,抬腿刚要往楼下冲,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猛地横移到了他的面前,阴风惨惨,煞气缠身。
    顶端 Posted: 2017-03-07 11:22 | 1 楼
     ID:囚虎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居民
    楼兰币: 33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发书点: 0 点
    201710发书点: 0 点
    荐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荐书点: 0 点
    201710荐书点: 0 点
     
     

     

    第五章:诡异棺材

    不容他做出反应,叶薇竹发出几声桀桀笑声,猛地伸手就向他抓去,丝毫不畏惧林一元肩上的阳火。

    惊慌失措之下,林一元慌忙后退几步,结果谁料竟然踩到乌龟壳上,啪的一声顿时摔了一个四仰八叉,后背更是被散落地上的铜钱洛的生疼。

    感觉后背生疼的林一元脑中电光火石的一闪,铜钱?嘿嘿……钱经万人手,阳气最重了,我不相信你不怕它!

    一想到这里,林一元当即拾起一枚铜钱,扬手冲叶薇竹脸上打去,见她竟有躲闪忌惮之意,林一元当即毫不犹豫地抓起一大把铜钱,趁机揉身欺上,不顾叶薇竹再次伸手掐他脖子的疼痛,随即单手卡住其腮帮子,待她一张嘴,当场眼明手快地将手中铜钱尽数塞了进去,并且两手并用,死死地箍住其嘴巴不撒手。

    只见铜钱一入嘴,叶薇竹仿佛抽风一般浑身发颤,嘴角更是抑制不住的白沫四溢,没一会儿整个人身子一软,当场瘫倒在了地上。

    林一元见状,上前拨开她的眼皮看了看,见瞳孔色泽正常,并没有再次出现眼白翻的跟两个卫生球似的症状,他这才放心的坐到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暗自唏嘘不已。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来时,叶薇竹终于醒了,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自己,又看了看对面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用糯米敷脖子的林一元,随即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清醒一下,神情当中透出几分迷茫。

    “你这是怎么了?”叶薇竹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道。

    “嘿嘿!瞧瞧我在你床上找到了什么?”林一元冷笑一声,抓起旁边的一张白布扔了过去。

    “这不就是普通白布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叶薇竹拿起白布翻来覆去地看了一番,随即仍旧是一脸茫然地看向林一元。

    “仔细看白布右下角有什么?”林一元小酌一口咖啡后,抬了抬眼皮道。

    “啊?这是……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叶薇竹犹如触电一般慌忙将白布丢弃到一边,缩到床角满脸惊恐地叫道。

    林一元见此情景,当即放下咖啡杯,神色凝重地走到叶薇竹身旁,拿起被扔到一边的白布指着右下角上戳的标签说:“看到没有,这上面写的是医院太平间裹尸布,并且还带着编号呢!

    这说明以前是用来盖在尸体上的,现在反而藏在你床罩里被你这个活人当被子盖!唉……”

    “那……那它怎么会跑到我的床罩里去?”叶薇竹被这突如其来地变化吓的面容惨白,浑身上下瑟瑟发抖地问道。

    “你还不明白吗?这是有人布局要整你啊!不管是半夜鬼敲门的蝙蝠,还是玻璃窗上的血手印,以及这裹尸布上附着的脏东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分明都是冲着你来的啊!”林一元急的连忙起身拍着大腿道。

    “你是说是有人暗中潜入到我家搞的鬼,这会是谁呢?呃……我去!我知道了,这种事情除了我那败家哥哥,还能有谁干的出来!

    他巴不得我精神崩溃,早点滚出董事局才好,免得晃来晃去碍他的眼!”叶薇竹当即一股脑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玉面生寒,双眸里迸射出一股杀气道。

    “你们豪门内斗的事,我就不瞎掺和了,我先走一步,报酬直接打到我的账户上就行了。不过,真的太悬了!要不是我那房东又半夜打电话来催房租费,咱俩说不定还真就交待在这儿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这裹尸布上弄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说着话,林一元找了一个铁盆子,将裹尸布丢了进去,划燃一根火柴开始焚烧。

    叶薇竹望着正冒着熊熊火光的裹尸布出神,忽然叮叮叮的一阵急促铃声响了起来,她连忙循声从手提包里翻出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原来是负责楼盘施工的包工头打来的。

    她蹙了蹙秀眉,暗自嘟囔一句大清早的就来烦我?不过,出于职业习惯,她还是接通,语气平和的道:“我是叶薇竹!大清早的有什么事吗?”

    “叶总,出大事了!我们今早施工,在工地上刨出一口奇怪的棺材!吓的工人们都不敢继续干活了!”电话一头的男子扯着嗓门焦急的喊道。

    …………

    半小时之后,一辆白色路虎风卷尘烟地驶入工地,随即嘎吱一声,当即一个漂亮的原地甩尾之后,猛地停在了人满为患的现场。

    “我说这个项目到底是不是你牵头啊?我作为董事局的人都到了,你还好意思姗姗来迟?”穿着花里胡哨西装的叶世杰戴着一副大墨镜,握着雪茄的手冲叶薇竹指了指。

    “哼!你还好意思倒打一耙?你在我别墅里动了什么手脚,你自个心里清楚!要不要我在爸爸面前全给你抖落出来?”刚下车的叶薇竹一听叶世杰如此说,当即气不打一处来,拎着手包上前几步,当着众人的面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这……我这不是给你开个玩笑嘛!万圣节不是快到了吗?恶作剧,恶作剧而已啦!你赶紧来看看你这工地上挖出的大棺材!”叶世杰做贼心虚,一见事情败露,赶紧胡乱转移话题。

    一旁的司马南眼见叶世杰如此怂包,还没怎么着就直接承认了,心中似乎颇为有些不满,暗自摇头轻叹一声。

    “这棺材怎么是柳木做的?”一下车就直奔事发地的林一元,懒得理会叶家兄妹的争吵,犹自耐心地蹲在挖出棺材的土坑旁观察,这时忽然冷不丁地发问道。

    “愚钝!连柳木挡煞的道理都不懂,也敢出来接活儿?这棺材用柳木制成,自然是里面有脏东西,需要封阴阻煞咯!”司马南把玩着手里的两枚狮子头核桃,一脸讥讽地道。

    “不对,这棺材长约四丈,什么样的人需要这么大一口棺材装啊?而且封棺的铆钉竟然是三十六颗,这不是对应三十六天罡吗?”林一元皱着眉头,伸手指着棺材边上的铆钉,转身冲司马南反驳道。

    “我早就说过这地方有问题,你还不信!你这种天天只知道在外面喝酒玩女人的败家子懂什么啊?我这就打电话给爸爸,让他亲自来看看,他宠爱的大儿子和他公司里的风水顾问都选了块什么地!”

    原本心中早有怨气的叶薇竹此时亲眼看到这么大一口棺材沿缝钉满铆钉,当场忍不住指着叶世杰的鼻子厉声喝问道。

    第六章:起尸
    顶端 Posted: 2017-03-08 09:41 | 2 楼
     ID:wbjs12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书生
    楼兰币: 1523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发书点: 0 点
    201710发书点: 0 点
    荐书点: 0 点 [更多]
    201711荐书点: 0 点
    201710荐书点: 0 点
     
     

     

    谢谢楼主的分享哦!
    顶端 Posted: 2017-10-08 10:38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楼兰小说论坛 » 原创文学•舞文弄墨
    sitemap | 联系站长 | | | 触屏版 | 无图版 | help | Home | Wap | Top
    Total 0.025414(s) query 14, Time now is:11-25 04:29
    楼兰小说论坛所提供的免费txt小说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供书友预览,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小说。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将相关详情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